悠悠书屋 - 武侠小说 - 倚剑江湖路在线阅读 - 第四章 陈州

第四章 陈州

        空山寂寂,传来阵阵鸟语,满山红枫似火,凉风袭来,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一个少年沿着蜿蜒的小道,迤逦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之上,少年早已口干舌燥,忽闻水流之声,那还有所停留,顿时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朝着声响处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在不远处流淌着一汪湖水。萧一凡大喜过望,几个箭步飞奔而去,蹲下身就开始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他饮水之时,忽感水的味道变得又咸又涩,疑惑的向上游看去。好像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,脸色瞬间惨白,嘴角不禁抽搐了几下,手中的水也是顺着指缝滑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弯腰,拼命的开始呕吐起来,仿佛不把刚刚喝的水吐出来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    手颤颤巍巍的指着不远处,大怒道:“臭,臭小子,居然敢在河水中撒尿,还撒,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抹嘴边,站起身来,横眉怒视般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刷袖子一边愤怒道:“臭小子,看我今天要你好看,刚出门就这么晦气,早知道我应该先看看黄历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男孩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边提裤子边看着来势汹汹之人,小手挠着后脑勺,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双脚一踏,指着眼前之人恼怒道:“小鬼,你知道不知道你刚刚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男孩看着眼前满目狰狞之人,吓了一跳,慌张道:“大哥哥,我,我,刚刚我在尿尿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尿尿,这么大个山哪里不能尿,偏偏在湖中尿,害的我喝了好一阵,我…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蛋儿,怎么了,怎么了?”这时只听一声急促的苍老声从远处传来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爷爷,爷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,一位老者急匆匆的跑了过来,小男孩见到来人,立马扑到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见这位少年面色不佳,而且还携有兵器在身,毕竟还是经历的多,当即歉意道:“这位少侠,不知蛋儿怎么了,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啊,如果是,老头子在这里向你赔礼道歉了。”边说边拉着小男孩鞠了个躬表示歉意。在这荒山野岭之地,如果碰见强盗,那可就真的有来无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状,赶忙上前将他扶住,说道:“老人家,这可使不得,没事,没事,刚刚看这小孩挺可爱的,就逗他玩一下,玩一下。”说完,眼睛一翻,心道:“自己也真是,何必和小孩子一般计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逗他玩一下?”老者明显一愣,不过随即笑道:“没惹事就好,没惹事就好,我这蛋儿天生淘气的很,让少侠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付笑道:“小孩嘛,哪有没有做错点事情的时候,而且孩子也长的~非~常~可~爱。”最后几字,明显加强了语气,让老者大感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觉得还是不放心,试探道:“冒昧的问一下,少侠这身装扮,这是要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回道:“准备前往陈州,这一路上也是四处打听才来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道:“少侠也是要赶往陈州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点头问道:“莫非老人家也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笑道:“正是,这次我们爷孙俩也是准备赶往陈州,如若少侠不嫌弃,就搭成我的马车把,可能有点脏,就是怕少侠你介意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不在乎道:“区区点脏怕什么,老人家,一路上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憨笑道:“哪里,少侠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嘶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长鸣,传遍了整个山谷。老者熟练的驾着一辆马车便向远方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州,相传太昊伏羲氏建都于此,后炎帝神农氏继都于太昊伏羲之旧墟,陈由此始,故因此得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里,百姓安居乐业,冠盖往来,一片繁华之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,隐约的驶来了一辆马车,

        “吁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一拉缰绳,马匹很快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侠,前面就是陈州了。”老者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向前看去,果然,在城门口上方,清晰的刻着两个大字,“陈州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侠,我和蛋还有些事就先不进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翻身跃下马车,感激道:“这一路上多亏老人家了,要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摆手道:“哪里,哪里,一点小事罢了,老头子我就先走了。对了,在陈州有一家客栈叫月阳楼,那里的伙食和住处都是不错的,可以去那里投宿。如果没事,老头子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老人家一路小心。”萧一凡微笑的点了点头

        老者憨笑一声,一勒马,就此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等的绸缎啊,都来瞧瞧看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自西域的胭脂,在别处可是买不到的啊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包子,包子,热乎乎的包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冰糖葫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城内的吆喝声此起彼伏,熙熙攘攘的人群已经把道路围得是水泄不通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路走来,眼睛已是应接不暇。就在他新奇的看着眼前的事物,只觉得有一只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衣袖,话语遍是铺天盖地般的涌来:“这位兄弟,来,来,来,我这里有上好的剑穗,这可是用名贵的金丝线制成,看你携有宝剑在手,如再配上我这金丝剑穗,在和人比斗的时候,相信你一定会占得先机,先发制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这老者激情四射,不禁奇道:“剑穗还有这等功效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老者笑道:“那当然,看你应该是用剑的新手,这剑穗可了不得,不但可以让你心爱的宝剑凸显出尚武英姿,而且在比斗的时候还可以干扰对方的视线,当你达到一定功力之时,,还可以借着剑穗之力挥舞这宝剑迎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里,萧一凡来了兴趣,问道:“这剑穗多少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老者用手一比,说道:“只收你三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两?这么贵?”萧一凡吃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说道:“这如何贵?便宜的剑穗根本没有这韧劲,别说借其之力,我估计你一甩就能把剑穗甩下去。我这剑穗,韧劲十足,就算是你再用力,也休想把它甩出去,如何不值这个价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.”萧一凡还是觉得有些贵,把剑穗放回了原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老者看他并没有买的意思,神色变幻着,沉吟片刻,突然道:“要不这样的吧,唉,也算是老夫与你有缘,把这簪子也一并送给你,可别小看这个簪子,我告诉你,这可是上等的石料所做,比一般的玉石都要圆滑,老夫今日高兴,而且看你也顺眼,就当送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奇道:“我一个大男人要这簪子做甚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摇头道:“此言诧异,簪子寓意吉语,在今后可保你平安,待你遇见心爱的女子,便把这送给她,也算完成一段美好的佳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头黑线,心念道:“这哪儿跟哪儿啊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一把将剑穗和簪子拍在萧一凡手中,说道:“算我老头倒霉,二两你拿走,就算老夫我今天积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阵无语,“拜托,没这么严重吧?看这老头的架势,今天恐怕不买都不成了,而且这剑穗确实也不错。”言念于此,便伸手从衣内取出二两交到老者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白花花的银子,老者眉开眼笑,心情大好,说道:“这位兄弟,看你也是刚到陈州不久吧,想必应该是为了看那山海神珠,我说的可否正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愣,奇道:“这你是如何知晓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嘿嘿一笑,说道:“最近有很多外地的相继来到了陈州,绝大多数都是为了看这山海神珠,这珠子可了不得,仿佛具有灵性一般,又似天上星辰,璀璨无比,当乃稀世珍宝。当你带上它的时候,就算是不慎掉入水中,也会像鱼儿一样游来游去,凡人若是瞧上一眼,可保你三世平安富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信道:“看一眼就保你三世平安,这珠子还会有这奇效?我是不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说道:“其中当然有少许夸张,不过,是当世珍宝确实一点也不假,这不,为了让大家一饱眼福,这位商人将在云腾阁酉时展出这山海神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忙问道:“这云腾阁在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指向前方,说道:“你一直沿着这条路往前,左拐,待你看到人群的时候,便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大喜,说道:“多谢。”将剑穗和簪子一揣衣内,便朝着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爷爷,你又在骗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萧一凡刚走不久,一道清脆的声音便传到了老者的耳朵里。老者一扭头,在其身后,不知何时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,刘半仙白了她一眼,说道:“我何时骗他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双手插腰,说道:“怎么不是骗人了?那剑穗如何值二两银子,你这不是骗人有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半仙不以为然的,说道:“小琴,这买卖嘛,都是你情我愿的,我又没有逼他,再说了,我不是还送给他一个石簪子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琴姬啐了他一口,转过头去,看那少年已不见踪影,回头道:“你还好意思说啊,那石簪子也是你捡来的,我看也就值几文钱,

        刘半仙呵呵一笑,说道:“有些东西啊,不在乎价值的高低,而在乎情谊的长短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和人家也是初次见面,又哪来的情谊之说,分明是找借口。”琴姬翻了翻白眼,说道:“那接下来我们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半仙忖道:“去赤墨小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琴姬问道:“去赤墨小镇做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半仙神秘一笑,说道:“小丫头问这么多干什么,去了就知道了。”麻利的收拾了一下,朝城门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琴姬一撇嘴,只能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街上已是人满为患,萧一凡只觉得人越来越多,而在前方,隐约可以听到人们争论不休,不知发生何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能这样啊,我们都是大老远的来到这里,就是为了看这山海神珠一眼,不是说好了要展示的么,怎能说变卦就变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呀,你们这是什么意思,难不成是消遣我们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找个管事的出来给我们大伙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腾阁外,众人怨声载道,已是把门口堵的水泄不通。而在阁外四周,也是站满了众多官兵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伙静一静,静一静。”一道浑厚有力的声响贯穿了整个大街小巷。众人只觉耳朵嗡嗡直响,原本嘈杂的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伙静一静,请听我一言。”只见云腾阁内,走出了一个威武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子环视一周,说道:“各位能不远千里来到我们云腾阁,实乃我家家主的荣幸,本来是给各位展示这传说中的山海神珠,奈何在昨天夜里,有人窥视神珠,迷晕了我二十多个守卫,潜入内殿,还好我们早有设置了一十二道关卡,才得以幸免,这一十二道关卡也是被破除了一十一道,再有一道,这山海神珠就会被盗了去,由此可见,此贼绝非等闲之辈,所以今天不便公开展示,实属无奈,妄各位能体谅,不过,也不能让大家扫了兴,白来这个一趟,我家家主吩咐,在场的每一位都会领到一份礼品作为答谢,日后如果有缘,我们还是会展示这山海神珠给大伙鉴赏。”言道与此,中年男子一挥手,只见后方走出了一群待女,在她们的双手上,各自都端着一份彩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遭的人已是万般无奈,事已至此,已无周转的余地,众人愤然领着礼品各自散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吧?”萧一凡呆呆的站在原地,一脸不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果然,我就知道,什么倒霉的事都让我遇见了。”缓缓低下脑袋,双手垂下,一副萎靡不振之态。

        抬头看向天际,见天色已晚,是该找个地方落脚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月阳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想到之前老者所说的落脚之地,便一路询问打听,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色已是深沉,明月高高挂起,照亮了本该黑暗的夜空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内,萧一凡随意的躺在床上,两手垫在脑后,不知道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几天我不在,老姐不知道过的怎样。”萧一凡自言自语一句。便站起身来,慢悠悠的来到窗前,轻轻推开门窗,只觉得一股清凉的风迎面吹来,好不惬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行赏着陈州的夜色时,忽然,眼前急速闪过一道人影,萧一凡一惊,下意识的朝着人影的方向望去,只见在漆黑的夜色里,人影疾行,几折之后便已不见踪影。而在下一刻,能清楚的听到几道怒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贼,给我站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山海神珠你都敢偷,你是活的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们,赶紧给我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听嘈杂的脚步声从下方传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山海神珠?莫非,是早上那男子所说的小偷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顿了片刻,回头取上剑挂在背后,蹿出窗外,左手在窗格上一按,已借势上了屋顶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见夜色沉沉,哪还有半个人影。没有多做思考,身子一晃,便向刚刚那人影消失的方向奔去。